桂林排插價格社區

【小說】鄰家女娃翠萍上學記 高振會

樓主:馬蓮花開 時間:2020-12-22 11:45:49


? ? ? 那些我們曾經歷經的年月,不值得留戀,因為太多的貧窮與苦難;那些我們曾經歷經的年月,卻經常不自覺地躍入我們的腦海,生活給了我們貧窮與苦難,同時也給了我們與貧窮廝磨的耐力和與苦難斗爭的勇氣。這篇文字,形似小說,實為回憶,有屬于70后的我的影子、你的影子、他的影子?!}記


(一)

? ? 20世紀80年代,那是個不富裕的年代,如趙本山小品中說,農村里最常見的家用電器只有手電筒,如果哪家有臺14吋黑白電視機,那這家全家大小都會無比受人尊重。廟灣村同所有西北農村一樣,貧瘠的土地供養著村里六百多口人。村里人都穿補丁衣服,套牲口拉車下地。?

? ?翠萍家是廟灣村更窮的人家。翠萍是家里唯一的女孩,前面有個哥哥,后面有個弟弟,她和村里其他的女孩子一樣,也穿補丁衣裳,可她還穿漏著腳趾頭的布鞋。但翠萍生得秀氣漂亮,圓盤,一雙大眼睛透著靈氣,長長的睫毛向上翹起,上面足可以平放一根火柴,兩根長辮子直垂到腰間。翠萍再有小半年就小學畢業了。?????

? ?北方的冬天出奇的冷,晚上,呼呼的北風鬼哭狼嚎似的吼了一夜,木門也被踢得咣當咣當響了一夜。翠萍可不管這么多,鉆進被窩,腳還沒焐熱,就已經睡著了,直到雞打鳴了,母親喊了一聲,她才睜開眼睛,看看窗戶紙還沒透亮,她又倒在枕頭上,努力清醒了一下,才套上那件用母親的棉衣改小的,但還是很肥大的花棉襖。翠萍摸著燈繩,拉著了電燈。電燈泡是15瓦的,燈光不刺眼睛,昏黃的燈光下,翠萍麻利地解開了一根發辮,用塑料梳子邊蘸水邊梳理,梳散了,便雙手背在腦后,熟練地辮起來,辮了幾圈又將散發從肩頭垂到胸前,十指靈活地辮好了一根麻花辮。等母親收拾完院子里的柴草枯葉走進屋子時,翠萍已經梳洗好準備上了。母親提醒說:今早上可冷著呢,頂上頭巾,戴上棉手筒。(棉手筒其實是半截棉衣袖子——長約六、七寸,兩頭都開著)翠萍不大情愿頂頭巾,班上的女同學大多都用圍巾,還有的用圍脖,(圍脖其實就是半截毛衣領子——筒狀的針織品)為了不惹母親生氣,翠萍將頭巾折成三角狀圍在了脖子上,打了個結。出門時,從篩子里抓了一塊曬干的黑面饃饃填進了口袋。風小了些,但空氣冷得讓人窒息。天還沒有完全亮,翠萍將雙手塞進棉手筒里,縮著脖子向學校走去。

(二)

天亮透了,學校里煙霧滾滾,這是剛生著的爐子放在教室外面冒煙呢。這爐子是條件好點的學生從家里拿來的,爐子大約30公分高,基本呈正方體,四周用鐵片焊接成條形,便于通風,這種爐子沒有煙囪,一生著便四處冒煙。值日的同學要早到,在外面生著爐子,等同學們都到齊時,濃煙也就冒得差不多了,火也就著旺了。上自習課時火爐就挪進了教室。雖然教室是磚瓦房,可四處漏風,窗戶用牛皮紙糊上了,并且糊了米字形紙條加固,可肆虐的西北風根本不將這放在眼里,不幾天就被吹得稀里嘩啦了。

?翠萍是班上的學習委員,她放下書包拿出語文書開始領同學們讀書。一走進學校,翠萍所有的不快都消失了,她特別喜歡語文書里的那些文字,讀著那些文字,她會忘記家中的不幸,忘記貧窮帶給自己的自卑。甜美的領讀聲和雄壯的齊讀聲驅散了教室里的寒氣,每個人眼前都有一團從嘴里呼出的白霧。班上的老大哥攏著嘴不住地呼氣,一手撐著書,一手握拳在眼前的白霧里練沖拳。老大哥大名叫何有亮,11歲才開始念書,特別喜歡參加學校的勞動,可提起背誦、應用題,他就特別苦惱,照抄作業時,他最聽話,無論對方提什么要求,他都會滿口答應。何有亮的舉動激怒了翠萍,她扯著何有亮的衣領要去找老師,這招最有效,何有亮討好地雙手合十,連連點頭,翠萍這才放過他,繼續領讀。

下課鈴響了,何有亮立在火爐跟前,雙臂一伸,擋住了涌過來的大半同學。何有亮和自己的幾個哥們圍住了整個火爐,有的還抬起腳,搭在旁邊的桌腿上烘烤。別的同學見沒戲,索性到教室外面去擠暖暖,一溜男同學靠墻,兩邊同學都向中間用力擠,大家吆喝著,啃著饃,使著勁,有的被擠出來了,可棉衣還被夾著呢,有的棉帽從頭上撞下來了,也來不及撿起來,一團團白色的霧氣聚集又散開,幾分鐘后,擠暖暖的同學頭上也冒熱氣了。翠萍和幾個女同學商量好踢羊毛毽子,李瑾從口袋里掏出毽子,給羊毛上吐了幾口唾沫,把羊毛從中間分向四周,然后翻放在地上,用腳踩踩,拿起來抖抖羊毛上的土,毽子像小姑娘的蘑菇頭,蓬松而有彈性。翠萍已經分好了人,較量開始了。翠萍是踢毽子高手,側踢、前踢、對踢、花樣踢,她都在行,毽子在空中上下翻飛,像個沒玩盡興的孩子,就是不愿意落地……李瑾和其他幾個女同學為了取暖,邊跺腳邊啃著饃饃,有的為了讓翠萍趕緊停下來,故意搗亂。挨到別人上場了,翠萍將雙手抱在嘴前,哈哈氣,再搓搓,從口袋里掏出那塊黑面饃饃,脆脆地嚼起來。

嚴老師夾著書走到鐘前(鐘是掛在樹上的半截鐵管子),取下架在樹杈上的半截鐵棍敲起來,鐺鐺襠——鐺鐺襠——鐺鐺襠……校園里的喧鬧被制止了,翠萍將沒吃完的饃饃填回口袋,隨著同學跑進教室。嚴老師走進教室,關上門,看了看火爐,聞了聞,眼睛盯在何有亮身上,大家的老大哥,你又燒洋芋了?何有亮一臉委屈,嚴老師也不追問,開始上課。翠萍正聽得專心,有人推開了門,是弟弟,5歲的弟弟流著鼻涕,棉帽也沒戴,臉蛋凍得通紅,一看到姐姐,就哭了。嚴老師允許翠萍出去,弟弟哭得更厲害了,爸爸的腿又疼了,家里來了很多人,媽叫你回去呢。翠萍跟嚴老師說了一聲,拉起弟弟往家里跑去……

(三)

翠萍拉著弟弟一口氣跑到家,堂屋里擠滿了人,同家族的爺爺、伯伯,鄰居家的叔叔、嬸嬸,還有舅舅、姑姑……上初中的哥哥也回來了。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躺在炕上的翠萍的父親。翠萍擠進人群,父親可能已經無力掙扎了,安靜地躺著,嘴唇干裂了,額頭上滲出細細的汗珠,由于浮腫,他的臉看起來很豐滿,父親的左手背上扎著針頭,藥瓶掛在從房梁上垂下來的一根繩子上,塑料管里的液體極不情愿地、慢悠悠地,好半天才滴下一滴。母親坐在父親身旁無聲地淌著眼淚,雙手按著父親的左臂,害怕父親因痛苦而亂動……翠萍被姑姑推到炕前,姑姑讓翠萍喊爸,翠萍早已嚇得泣不成聲了,父親沒有睜開眼睛,呼吸均勻,他好久沒睡得這樣熟了……屋子里的男人們抽起了旱煙,煙霧繚繞中,大人們商量著下一步的計劃……

? ?從翠萍記事起,父親就得了一種病,干不了重活,全身浮腫,雙腿常常腫得走不了路,父親的眼睛里一直充滿著悲傷和愧疚,翠萍害怕父親用這樣的目光看自己,她每年捧回獎狀讓父親開心,放學后給羊割草、喂牲口、挑水、做飯,她的手和大人的手一樣粗糙,冬天手背凍得像個饅頭,指關節處還裂了好幾道口子,晚上焐在熱炕上時,被凍腫的手腳又疼又癢……在父親面前,她從不叫苦,總是以那張漂亮的笑臉迎接父親的目光。翠萍對每種農活都熟悉,磨地、套牲口、趕車、除草、拔麥子,甚至碾場。翠萍是家里的一個重要勞力,她的暑假一直跟母親、哥哥起早貪黑地忙農活。翠萍最愜意的是夕陽西下時,坐著架子車回家,毛驢甩著尾巴在前面拉車,她和母親、哥哥坐在裝了青草的架子車上,迎著晚風,嚼著饃饃,聽著毛驢脖子下的鈴鐺叮當作響,疲憊的身體舒展了,放松了。

……

大人們經過一番簡單的商議,分兩撥行動起來:男人們買木頭做壽棺,女人們扯綢料做壽衣。不知是因為屋里冷,還是翠萍被嚇呆了,翠萍渾身哆嗦,腿腳麻木,怎么也挪不動步子……????

?

???????(四)

???? ? 下午,翠萍跟著同學彩鈴上學去了,一路上,翠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學校的,一下午,她的腦子里,一會是閻王,一會是小鬼,他想留住父親,想趕走閻王、小鬼,至于課堂上老師講了些什么,何有亮做了些什么惡作劇,她全然不知。放學后,翠萍抱著書包茫然地往回走。書包是母親手縫的,只是一個布袋而已,布袋口縫了兩根長帶子,可以挎在肩上,平時翠萍喜歡背著書包,她喜歡書包在腰間晃來晃去,喜歡聽鐵皮文具盒里文具撞擊文具盒發出的聲音。此時,翠萍感到孤單無助,空虛悲傷,她把書包抱在里,感覺踏實些。她邁著沉重的步子向前移動。西邊的天空灰蒙蒙的,圓月似的太陽掙扎著發出最后一線慘淡的光,光禿禿的樹枝在凜冽的寒風里搖晃,翠萍忘記了寒冷,父親充滿悲傷和愧疚的目光,母親聲嘶力竭的哭號,混亂地交替出現在她的腦海……

翠萍不知走了多長時間才走到家,家里還是有很多人,院子里擺了幾根方木、圓木,方木上打上了墨線,舅舅和李叔在支起的架子上用鋸子鋸一根圓木,木屑還來不及落下,就已經被吹的無影無蹤了。廚房的炕上,幾個嬸嬸在縫制衣服。母親神色憔悴,眼睛紅腫,她讓翠萍去堂屋看看父親,翠萍有些害怕,母親領了她走進堂屋,父親已不再輸液,八爺爺守在旁邊。父親睡得很安靜,只是呼吸時有些喘,好像在做一個緊急而慌張的夢。翠萍哽咽著喊了聲,父親可能睡得太熟,沒能睜開眼睛,繼續做著他的緊急而慌張的夢……

很晚了,翠萍才和衣躺下,天快亮時,才迷迷糊糊睡著,朦朧中,她聽見哥哥哭著喊她,翠萍一骨碌坐起來,心快跳到嗓子眼了,母親的悲號在黑暗里伴著一個靈魂飄出了院子,飄向黑漆漆的天空。翠萍跳下炕,奔出門,堂屋門簾被掀起來了,昏黃的燈光射出來,灑在院子里,母親癱坐在門臺上,悲切地哭喊著,翠萍全身癱軟,就地跌倒在門檻上,大喊爸,爸……”淚水打濕了她的棉衣,淹沒了她的心臟……

1986年冬天,翠萍刻骨銘心,這一年冬天,父親走了,帶著悲傷和愧疚永遠離開了她,這一年冬天,哥哥輟學了,這一年天,母親大病一場。

(五)

?

開春了,田野的顏色越來越深,冰雪融化了,深褐色的范圍在擴大。廟灣村地處黃河上游,莊稼地分布在黃河岸邊,每年莊稼兩熟,春種小麥,夏種糜谷,這里的莊稼地享受了足夠的水源,但土薄肥少,人們只能勉強填飽肚子。早春的氣息催促著人們開犁播種。翠萍也在這開春時節開學了,母親和哥哥早出晚歸打理自家的幾畝自留地。

翠萍放學回家后包攬了所有的家務活,母親和哥哥種地回來時,翠萍已喂了豬,安頓了羊,給牲口拌好了料,并且和好了面,用柴燒開了水。母親一邊搟面,一邊教給翠萍和面的技巧,翠萍心細又好鉆研,在母親的教導下,翠萍和的手搟面不干不稀,搟出的面條有勁道,耐嚼。面條煮熟了,一撮花椒,一把鹽,再沒啥佐料,也沒啥油水,白水面條就幾瓣大蒜,一家人吃得呼啦呼啦香。

???? ? 父親走后,借了很多債。天氣漸暖,哥哥在鄰居李叔的介紹下在村里的磚瓦窯干活掙錢。翠萍中午吃完飯要去給哥哥送飯。這天,翠萍送完飯去學校的路上,碰到了給班上抬水的彩鈴和李瑾,三個女孩說說笑笑來到一眼泉邊,泉水清澈透亮,水底的鵝卵石五顏六色,水邊的新草翠綠翠綠的,一些野花開得生機勃勃,小蜜蜂飛來飛去,攪動了空氣,清香清香的氣味如縷地灌進人的心里。離泉眼不遠處的水邊放著幾塊平整的石板,這是來泉邊洗衣服的婦女搭的。翠萍蹲在一塊石板上,用手撩起水,好清涼啊,趁彩鈴和李瑾不注意,翠萍捧起一捧水,向她倆潑去,還不等她起身,一塊石頭落入眼前的水中,水花濺了翠萍一臉……三個女孩嬉鬧著,水花在陽光下幻映出五光十色的光點。鬧了一會,該上學了。彩鈴舀滿了水,和李瑾用抬水的杠子抬起水桶,桶子上漂浮的搪瓷缸子碰撞著桶沿發出叮當脆響。翠萍跳下石板,跑著跟了上去……

(六)

???? ?翠萍被學校選參加縣里的數學競賽,但是學校不負責接送,翠萍很難開口跟母親說這事,因為她沒有一件可以出門的像樣的衣服,一個來回3塊錢的車費,她怕母親不同意,但是翠萍想參加這次競賽,特別想,她沒出過村子,她想看看城里是什么的,何況全校才3名同學,她就是其中一個,這是多么榮耀的事啊。

???? ? 放學回家后,翠萍邊往爐膛里架柴,邊試探母親,媽,我們學校要選3個人參加縣里的數學競賽,有我。母親停下手上搟面,抬起頭,眼睛一亮,好啊,你給咱家爭光了。”“可是,學校要求家長接送。翠萍低下頭,不敢看母親的臉。母親了一聲,又繼續搟面。翠萍想得到母親一句確定的回答,老師讓我們幾個問家長的意見呢,誰送我去呢?母親用力在纏了面的搟面杖上來回搓了下,推開面,抽出搟面杖,對著翠萍說:讓你哥請個假送你去。翠萍放心了,爐膛里的火焰映紅了翠萍的笑臉……

???? ? 昏黃的燈光下,母親在為翠萍趕做一雙新鞋。

???? ? 出發那天,翠萍早早梳好了兩根長長的發辮,穿上了母親做的新鞋:紅色的條絨布鞋,腳面上有一根鞋帶系了摻子,白色的塑料鞋底。這樣式是女孩最喜歡的,尤其那白色的塑料鞋底,一塊錢一雙,翠萍以前做夢都想有一雙這樣的鞋,穿上洋氣,像商店里買的商品鞋,走起路來,鞋底跟地面摩擦還會發出響聲,神氣。翠萍穿的衣服是母親借來彩鈴的。彩鈴的父親是工人,在縣上上班,彩鈴是同學們眼中的白雪公主,漂亮衣服多,而且是買的,樣式新穎。母親借來的這件是橘紅色的,圓領,衣擺大,袖子微短,背上印有圖案:一棵翠綠的大樹下,兩只兔子捧著鮮紅的蘿卜。翠萍收拾好了,象換了個人似的,圓臉盤上的一雙大眼睛更明亮了。

??????????????????????()

??? ? ?哥哥騎自行車帶著翠萍出發了。村子離縣城30公里,兄妹倆一路上說說笑笑,倒不覺得寂寞。上坡時,翠萍就幫哥哥推自行車,讓哥哥歇會兒。出了村子,上了公路,公路寬闊平坦,翠萍坐在自行車貨架上,欣賞著路邊慢慢后退的樹木、房子,心里說不出的高興。風吹得涼颼颼的,可哥哥踏車,累得滿頭大汗,翠萍抱著哥哥的軍綠色外衣,為哥哥唱著學校里學來的歌,哥哥憨憨地笑著,踩得更帶勁了。中午時分,到了縣城,翠萍生平第一次看到樓房,第一次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,第一次看到琳瑯滿目的商品……哥哥把翠萍帶到競賽的學校門口時,帶隊的李老師已經等在門口了,李老師拍拍哥哥的肩膀,說:一會另外兩個學生到齊了,我帶他們去旅館,你就先回去吧。翠萍看著哥哥騎車的背影消失了,心里一陣空落落的。

???? ? 晚上,翠萍和三個其他學校的女孩子住一間房,床單、被子、枕頭都是雪白雪白的,燈光很亮,照得墻壁也雪白雪白的,翠萍感覺像是到了童話世界。房間里的燈熄了,可外面的燈光照進來,房間里還亮堂堂的,翠萍睡在軟綿綿的床上,望著天花板上閃爍的光斑,怎么也睡不著,這就是城里人住的房子,這就是城里人過得生活啊。

? ?翠萍幻想著一家人住在這明亮干凈的房間里,穿著干凈嶄新的衣服,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……

???? ? 這次競賽,翠萍的學校沒有得到好的名次,但每人獎了一本《童話大王》和一個塑料皮筆記本,這本《童話大王》是翠萍的第一本課外書,翠萍象捧著寶貝似的捧著那本書。

???? ?李老師帶著三個孩子走出校門,翠萍看見哥哥在外面等她,哥哥可能剛到,臉熱得通紅,自行車立在一旁,軍綠色外衣搭在車把上。翠萍跟李老師道了別,跑到哥哥跟前,哥哥看見翠萍的獎品,臉上笑開了花,像朵綻放的海棠。兄妹倆邊走邊欣賞著五花八門的食品,聞著各種各樣的香味,吃著母親裝的干糧。

??? ? 從城里回來,翠萍興奮了好一陣子,干活也不覺得累。晚上,母親做著針線活,翠萍趴在炕上,給母親讀著皮皮魯、魯西西,母親瞇著眼總是笑……

(八)

初中三年的時光,像農民豐收的時節,短暫而充實,三年來,翠萍勤奮、自信,她品學兼優,深受老師的偏愛,同學的羨慕。雖然衣服不是很合體,褲子屁股上有眼鏡狀的補丁,可這掩蓋不了那股少女青春的活力,兩條長辮子烏黑發亮,眼睛里透出聰明與智慧。初中畢業,全校應屆生有4名同學考上高中,翠萍是其中一個,這并沒有給全家帶來驚喜。這時候,有人給哥哥介紹了對象,那姑娘出自比翠萍家更窮的人家,彩禮要的是三個六,即六百塊錢,六百斤糧食,六套新衣服。當時的彩禮分幾個次:三個六、?“三個八”?、三個十。這三個六對翠萍家來說,已經是傾家蕩產了,翠萍的學費無疑是雪上加霜,再說,高中學校在縣城,縣城離廟灣村30公里,住校得交住宿費,吃飯得交伙費,高中三年,這兩筆錢就像盛夏的韭菜,割了一茬又一茬,這個脆弱得禁不起任何風雨的家庭怎么負擔得起?

暑假里,翠萍拼命干活,她不敢與母親共處,她怕聽母親說出她最怕聽到的那句話,可是,該來的還是來了……

飯熟了,廚房里熱得像個蒸籠,矮矮的炕桌擺在門臺上,翠萍擺好了碗筷,盛上了面片,下飯的菜是自家地里長得韭菜,一家人呼呼啦啦吃起來。天已經暗下來了,沒有一絲風,蚊子可撒歡。腳背、手背、脖子……只要暴露在外面的部位都成了蚊子逞威的地方。母親一邊拍打著飛舞的蚊子,一邊對收拾碗筷的翠萍說:萍啊,這學咱不上了吧!翠萍的心猛地一沉,她感覺整個身體像浸在水中,慢慢墜入河底,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……哥哥望著遠方的田野,不回頭勸母親,也不回頭安慰妹妹……弟弟放下飯碗,已經跑出院子玩去了。翠萍強忍著在眼眶里打轉的眼淚,她將碗筷重新放回桌上,乞求母親:媽,讓我上吧,只要交學費、住宿費就行了,我不要伙食費,每周我背一些干糧,我不吃飯……我保證能考上大學,保證能讓咱們家過上好日子……”母親怕在兒女面前掉下眼淚,故意低頭拍了一巴掌小腿,并罵道這該死的蚊子……”順勢,母親的眼窩在膝蓋上蹭了一下,抹去了眼窩里蓄滿的淚水??赡芤驗樘?,看不清遠處的莊稼地了,哥哥才回過頭來,對母親說:讓萍上吧,考上高中不容易,有些學生補習好幾年都考不上,要真出個大學生,咱家也榮耀。翠萍的眼眶再也盛不下不斷涌入眼底的淚水了,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滾落下來……

(九)

翠萍上了30公里以外的縣中學,哥哥也結婚了,家里又欠了一屁股債。

翠萍每周只吃兩、三頓飯,而且是最便宜的,其余吃飯的時間,就吃開水泡饃饃。翠萍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了學習中,為了省一個來回的車費,哥哥會騎自行車給翠萍送來干糧。

一年后,翠萍進入了學校的重點班,學習更緊張了,哥哥有了自己的兒子,弟弟倒也爭氣,年年捧回三好學生的獎狀,一家人的日子過得貧窮安穩。有一個周末,哥哥沒有送干糧來,翠萍回了一趟家。家里的凄涼讓翠萍感到恐懼:母親目光呆滯,眼淚像沒有盡頭的團線,不斷地從深陷下去的眼窩涌出,嫂子抱著哭鬧的孩子,邊哭邊罵……弟弟告訴翠萍,哥哥被警報車抓走了……哥哥怎么會被抓?是不是抓錯了?翠萍腦子里亂成一團,神經擰在了一起,不知如何是好。翠萍去不成學校了,她得照顧母親、弟弟,安慰嫂子。幾天后,舅舅打聽到消息:哥哥因為參與了打砸搶活動,要判刑。90年代初,路霸、集團盛行,寧夏的長途貨車到了離廟灣村幾里地的鎮上,常常遭到打劫。哥哥一時糊涂,想從過往的貨車上給家里鏟些煤,在慌亂中還出手打了人。

翠萍惴惴不安地在家待了一周時間,她自己做了干糧,她要去學校,不能再耽擱了。彩鈴補習了一年考上了高中,也在縣城上學,但和翠萍不在同一所學校。彩鈴幫翠萍付了車費,又鼓勵安慰了一番,兩人分手各去各的學校了。

翠萍的學習緊張,但生活出現了斷頓的現象,帶來的干糧吃完了,翠萍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,上課時老師講的重點要做好筆記的,不能分心,可肚子在唱空城計,這偏偏使腦子亂成一團,拿筆的手不聽使喚地直打哆嗦。跑操時,為了節省體力,翠萍謊稱自己有病,不能上操。最難熬的是晚上,翠萍躺在床上,感覺自己的身體里似乎被剔光了所有的骨頭,渾身沒有了支撐,像一灘泥……饑餓使人失去自尊,翠萍也是這樣。翠萍向宿舍的同學借了一些炒面(炒熟的小麥磨成的面粉),并承諾自己的干糧帶來了就還她。

翠萍常常餓肚子,常常跟同學借炒面、干糧,為了不讓自己餓暈,翠萍齊發根剪下了兩條烏黑的辮子,變賣的30塊錢,維持了翠萍3周的生活。彩鈴知道翠萍的處境,常常接濟她車費。翠萍好幾次餓得撐不下去了,想棄學回家,可她知道,一旦放棄,她喜歡的文學、數理化就會從她的生活中消失,她夢想中那雪白床單,雪白墻壁的童話般的房子就會永遠成為幻影……兩年里,翠萍因為營養不良,饑餓過度而暈倒的情況不少,但翠萍的學習一直沒落下。

(十)

高考了,學校門口擠滿了陪考的家長。翠萍知道母親在忙著永遠也忙不完的農活,再說母親不知道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。翠萍也不用在人群中尋找,坦然地走進了考場,翠萍接受了一次自己經歷過的最高級別的檢閱,神圣,莊嚴。

七月,翠萍收到了一份西北師范大學的錄取通知書,捧著這張通知書,翠萍再也抑制不住,號啕大哭起來,淚水像決堤的洪水肆意流淌……

鄉村的朝陽同晚霞一樣美麗,東邊的天空五彩斑斕,初升的太陽像個灌滿水的紅氣球,富有彈性地一躍一躍地蹦出地平線,莊稼、樹木、黃河都染上了一層紅色,繼而,變得明亮起來,所有的一切沐浴著朝陽柔和的光。翠萍將額前的一縷頭發捋在耳后,迎著朝陽,踏著晨露,邁開大步向前,向前……

(完)

作者:高振會

?責編:雨 ??霏






作者簡介:高振會,女,70后,陡城人,小學、初中就讀于陡城學校,1995年畢業于靖遠師范學校,先后在旱平川小學、樂雅學校、平川三中任教。(照片中前排右二)







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
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,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
重庆欢乐生肖吧 网络麻将赌博证据 十一选五吉林省手机版 海南彩票4十1最新开奖 急速赛车技巧 东北麻将游戏单机版 象样棋牌麻将官网 亲友湖南麻将苹果版本 斗地主棋牌游戏大厅 南昌麻将全求人算子 温州麻将APP 街机捕鱼达人联网版下载 内蒙古彩票十一选五 燕赵风采排列七走势图带连线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号码 排列三号码走势图 下载单机版免费游戏大众麻将